IWA 5 - ASSEMBLAGE 1


釀製
創造之旅:調配版本 1

人們對岩5(IWA 5)的首次調配寄予了如此高的厚望!這麼多的壓力很可能會讓我進入空白頁面症狀……。不過,我只需要從某個地方開始,讓最終的岩 5(IWA 5)具備強烈的精神表徵並以此描繪出一個非常清晰的目標。我的口號是:獨創性。

我所掌握的清酒基本元素之相關性和多樣性對第一次的成功調配同樣至關重要。嚴格的釀造規範是我們與杜氏透過近兩年的初步實驗工作相互瞭解的成果。整個調配過程出乎意料地迅速和無縫 —— 這花了我不到兩個星期!這是一個極高度的確認,調配的原則是一致共通的。然而,釀造清酒這極其複雜的選項賽局中,仍有許多東西要去學習的。」- Richard Geoffroy,IWA創辦人 - 釀酒師

 

調配版本 1
平衡、複雜且有著不尋常的深色芳香

岩5(IWA 5)的獨創性是在第一次嘗試時設定的,調配版本 1 是我沿著一條非常細的脈絡開展出的:忠於清酒,但在許多方面都是非傳統的。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岩5(IWA 5)正在將經典清酒的全球表達方式轉變為香氣和味蕾之間更大的平衡。適口性是關鍵,是岩5(IWA 5)的主要特長。它的豐富是內斂和似無重量的,無明顯糖感,芳醇的感受表達出岩5(IWA 5)的純粹平衡。強度和長度一樣深層,持續存在的是精緻鹹感,具有顯著的鮮味特徵。複雜、有層次的,調配版本 1 與不尋常的暗色芳香合奏著。

岩5(IWA 5)調配版本 1 是精妙、前後一致且本質清晰的。

隨著溫度升高和呼吸,它的特徵不斷地變化開展:

10°C
內斂的純植物果香

14°C
懸浮的鮮明辛辣果香、木質氣息

18°C
較多苦味、更持久,令人垂涎的複雜碘味,和緊接的甘草味

風味特性

 

體驗
岩 5 (IWA 5)的獨特之處:包容多元文化與料理

「釀製岩 5(IWA 5)所產生的能量反映在它的品飲上。我鼓勵岩(IWA)的追隨者和愛好者像我一樣盡情冒險嘗試。」 - Richard Geoffroy,IWA創辦人 - 釀酒師

其獨特個性賦予岩 5(IWA 5)自由度與各種不同的文化及料理做緊密的結合。岩 5(IWA 5)可以依不同杯型和溫度點,在各式品酒時刻做出回應。

在不同的溫度下

低溫 - 冷酒
從攝氏5度開始至以上
酒體明顯地更緊緻。溫度提升1度或2度時,表現出更微妙的口感質地,帶有柔和的果味 - 仁果類和成熟的梨子。

高溫 - 燗酒
35-37度,人肌燗
感官愉悅的。不具體而鬆軟的,自由的流動。酸種麵包、果仁糖。

45度,上燗
非常柔軟,像個圓球似的。帶有黏度和絲滑的質地融合在一起。義大利茴香脆餅、卡士達醬。

55度,飛切燗
米的絕美特徵,厚實、顆粒感、微微的收斂感。焙米香。

 

在不同的杯型中
杯型參考
• Lehmann Signature n°4 Arnaud Lallement Ultraleggero
• John Jenkins Starr White Burgundy
• Riedel Extreme Junmai
• Riedel Veritas New World Pinot Noir
• IWA Marc Newson

食物搭配
岩 5(IWA 5)具有和多種食物搭配的迷人能力:清酒有著與生俱來的靈活性,並能始終如一地、巧妙地調整去搭配各種層次的食物,從細膩到厚重,從清淡到濃郁。岩 5(IWA 5)能在整套餐點中搭上連續的菜餚。

 

調配構成
對立和互補個性的維度

清酒組成成分
1. 米種 - 2. 原產地
兵庫縣和富山縣的山田錦 - 帶來流線型的酒體。
岡山縣的雄町 - 帶來飽滿和紋理的口感。
富山縣的五百萬石 - 使調配穩定。

3. 酵母菌株
5種不同的酵母菌株,包括實驗性菌株。酵母菌株的選擇是基於其各自的特性:高香或低香、綠色植物香氣、複雜度、鮮味、酸度、濃稠度和質地。

4. 造酛
通過生酛技法,帶來額外的深度。

5. 陳年清酒
賦予調配更好的平衡性、豐富感和複雜度。

純米大吟釀
未添加酒精,精米步合符合相關規範低於 50%。

巴氏殺菌
整體製程經過巴氏殺菌。

 

 

EVENT CLOSE